墨香: 一生最爱的人

作者: 弑神ㄨ仔仔 2009年03月29日 23:48:51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最爱他和哥哥是同胞兄弟,两个人长得很像,不同的是他的胸前有一颗痣,而哥哥没有。

  他和哥哥是同胞兄弟,两个人长得很像,不同的是他的胸前有一颗痣,而哥哥没有。

  学校里,两个人年年捧回的奖状都是花开并蒂。他们兄弟俩成为村里人教育孩子的楷模,成为父母的骄傲。兄弟俩上初中那年,父亲在地里被一条毒蛇咬伤。因救治不及时永远地闭上眼睛。他们的天空一下子坍塌了。母亲瘦弱的肩膀扛不起两个孩子的求学路,在父亲的遗像前,母亲流着泪高高抛出一枚硬币。正面代表他,反面代表哥哥。三个人,同时紧张地屏住了呼吸。一道银白的抛物线后,是反面。他急得一脚踩在硬币上,这样不公平!看母亲态度坚决,他突然指着自己胸前的那颗痣,强词夺理地说,你们看我,胸怀大“痣”,我才是上天注定的读书人。母亲瘫坐在地上自责地哭嚎,为一个十多岁孩子的绞尽脑汁,为她自己的力不从心。

  哥哥主动退了学,挽起袖子裤腿下了田。他则穿得干干净净去了学校。只是,他的眼前老是晃动着哥哥退学时的伤心眼神和涨红了脸强忍着不哭的面孔。

  高中时学习紧张,他住校。因为穷,食堂的荤菜他很少吃,哥哥就隔三差五骑着自行车给他送菜。是各种不同的鱼,有鲫鱼、鲤鱼、鳝鱼,做法也不同。这些口味纯正的野生鱼让整个寝室的人很眼馋,常有同学买了别的荤菜和他交换。他胃口大开,身体长得结实强壮。

  那天他要找一本学习资料,匆忙回了家。母亲在菜园里忙活,告诉他哥哥又捕鱼去了。他沿着水边寻找。看到了哥哥。哥哥胸前挂着一个鱼篓,浑身上下水淋淋的,正在用自制的渔具捕鱼。

  见他回来,哥哥上了岸。哥哥竟没有穿鞋,用一块布裹着脚,一直缠到小腿上系着。在回家的小路上,哥哥落在他身后,慢吞吞地磨蹭,他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身后的影子似乎一瘸一拐的,黄昏将至的寂静空气里他甚至能听到一种隐忍的、倒吸凉气的声音。他回头,果然看到一串蜿蜒带着血迹的脚印。他想过去搀一把,但哥哥那满身的泥浆让他无处落手。好在很快到了家。哥哥褪下长裤和裹脚布时,他的喉头一下子哽咽了。那脚,被水泡得发白发皱,脚底划开一条口,露出红嫩的肉来,像婴儿张开哭泣的小嘴。腿上也渗着血,一条蚂蟥贪婪地扎进了半个身子、、、、、、哥哥咧嘴一笑,没事儿,沟里的碎瓷烂瓦划的,几天不沾水自然就好了。他用棉球给哥哥擦洗伤口时,想起那些美味的鱼,眼圈禁不住红了。

  后来,他考上外地的一所医科大学。母亲身体越来越差,家中举债累累。哥哥决定一边在城里打工,一边供他读书。走的那天,母亲将他们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说,你们兄弟,就是妈的手心手背啊。他知道母亲的担心,信誓旦旦地保证以后一定兄弟同心,绝不忘哥哥、、、、、、

  大二时他喜欢上了系里的一个女孩,他给她写情书,一封又一封,却如石沉大海。但女孩太美丽了,他欲罢不能。于是他想在财物上给女孩点刺激,当哥哥再骑着三轮车送生活费来时,他心里做着激烈的斗争。他不是不知道哥的苦。哥哥在一家建材市场当搬运工人,每一分钱都是从汗水里掉出来的。哥哥的收入刚好够他们俩紧巴巴的开销,他很清楚这些钱要经过多么艰辛的积累。

  就在犹豫不决时,他意外地看到哥哥掏出钱时,顺手把一张百元钞票塞到了另一个衣兜里。哥哥的房租早就交了,何况每天都有固定收入的。还留着100元钱做什么?于是接过钱时他心里带着气,毫不犹豫地说,学校要交资料费,100元。哥哥吃惊地看着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拿出那张钞票放到他手上。当晚他就买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约女孩看了场电影。爱情甜蜜地来了,可是花钱却如流水。

  周末,他坐了两趟公交车,找到那个建材市场,准备再朝哥哥要点钱,在灰尘与喧嚣中胡乱穿梭,他头都晕了。这时一个满身汗臭的搬运工人跑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用浓重的乡音说,不是我说你,有钱不给搬运队交管理费,倒买了身新衣服穿上,搬运队的头儿是黑道上混的,咱惹不起呀。他听得一头雾水。那人接着说,赶紧去把那100元月费交了再来吧。再这样偷偷摸摸地干,被头儿逮住又得挨顿毒打,况且你这样谁都怕遭连累,不敢与你共事的。

  他看着那个人走开,在原地愣了好久,反复咀嚼着这些话。然后,他像一头发疯的因兽撒开了腿四处乱窜,在每个门面,每个角落。

  终于,他在拐弯处的角落里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果然没人和哥哥共事,哥哥正咬着牙关一个人下货。哥哥鼻表脸肿,被汗水浸透的后背上还留有散乱的皮鞋印和隐约的血痕。哥哥那么吃力,每蹒跚一步,整个人连同扛着的木板便晃晃悠悠。他一直坚硬的心,像玻璃“咣当“一声落了地,哥哥瘦弱的肩,扛起的何止是木板,而是他的整个人生啊!

  “哥、、、、、、“他声嘶力竭地大叫一声,泪流满面。

  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成熟:他把精力重新放回学业上,课余兼了两份家教。哥哥被他“赶“回了家照顾母亲。他欠哥哥的,实在太多了。

  他毕业后回到家乡,分到了市里最好的医院。就在那一年冬天,哥哥在乡下结了婚。婚礼上,他当满堂宾客给了哥哥1000元礼金,哥哥拉着嫂子给他鞠了一躬,说,弟弟真好。围观的乡亲也在啧啧赞叹,这个弟弟好。他在一旁听着,鼻子发酸。

  后来,他遇上了一个温婉的女子,两人相爱了。他带她回乡下,临走前他到医院开了一堆护片。她好厅地问他买给谁的,他便给她娓娓讲述了一对孪生兄弟的故事。于是她知道了那枚硬币和那颗痣;知道了哥哥给弟弟捕鱼患上了血吸虫病,廉价药物治好了血吸虫病却让哥哥落下了“血吸虫病肝”,要是再不控制就会引起肝硬化。弟弟被蒙在鼓里心安理得那么多年,前不久才从嫂子口中得知道一切、、、、、、他问她,如果孪生兄弟是一只手,那么谁是手心,谁是手背?

  没等她回答,他就忍不住哭了。他说,妈妈说手心手背都一样,其实不一样。在这个故事里,无私的哥哥是手背,自私的弟弟是手心。因为要用手遮蔽风雨烈日时,始终是手背向上,呵护着手心;而伸出手迎接礼物和花朵时,手背就退居其次,手心朝上。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查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蚩牛魔境」全攻略 [03-01]
  • 枪客经验(经典枪客) [02-14]
  • 41级剑客的私房经验秘技 [02-14]
  • 快两年了…我和我的墨香小女人 [01-29]
  • 习惯了。一个人。 [01-29]
  • 墨香,我拿什么来继续爱你? [01-29]
  • 我的墨香历程 [01-29]
  • 多种的玩法,只要自己喜欢就行了 [01-10]
  • 一个墨香小小工匠的喜·怒·哀·乐 [01-10]

  • ::::::::热门新闻关注::::::::